E网天下 全球新闻资讯

3年,一个中国农村家庭的分崩离析

2018-08-24 E网天下

来源:凤凰网

1.jpg

赵光显一家代表中国最普通的农村家庭。忽然遭受命运捉弄,原本的生活轨迹被彻底打乱。最终,小女儿的死亡,为这出家庭悲剧画上了“句号”。

2018年5月20日,赵光显跪地送父亲的寿棺上山。5月17日下午,赵光显的父亲赵大魋自缢死亡。“92岁了,没人照顾他,吃饭都成问题”、“老人估计也不想当累赘吧”周围的村民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2.jpg

2015年5月23日,距卫校毕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年仅20岁的赵艳明被确诊为尿毒症。“换肾是唯一的出路,但仅肾源就得30万,还要接受一辈子透析命运”,艳明知道自己家的处境,想买肾换,完全是奢望。

3.jpg

“本想着她毕业了,去医院当个护士,我和她妈就解脱了”,艳明的父亲赵光显看着女儿的卫校毕业照,原定对生活的期许完全破灭。“我们一辈子也没作过什么恶啊,她怎么会得这个病?”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,试图用因果论去解释家庭的命运,但并没有找到令他信服的原因。

4.jpg

2015年6月,为了能够凑齐女儿换肾的费用,赵光显和覃发银夫妇决定前往恩施市打工。“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我父亲。”赵光显的父亲已经90岁了,只能交给村里的其他亲戚代为照料。日后,赵光显才会明白,这个艰难的抉择会令他遗憾终身。

5.jpg

来到恩施后,赵光显在一所中学做保洁员,月收入1900元。“相比于在农村种田、喂猪的收入还是多一些,但还是不够,找个机会去工地打钻,再多挣点钱”,55岁的赵光显曾托人介绍打钻,但是对方以他的年龄过大为由拒绝了。

6.jpg

艳明的母亲覃发银则在一家医院做保洁员,早上六点就要上班。“我不是嫌苦,我恨不得能够打几份工,只要能够多赚钱。”赵光显、覃发银夫妇知道就算他们再怎么努力,想给女儿换肾也是很难的,但是他们仍不愿意放弃。

7.jpg

晚上10点,艳明做完透析和母亲一起回出租屋。“我宁愿这个病是发生在我身上,找个安静的地方,死了倒还一了百了,不拖累孩子们”。覃发银每次看到艳明透析的样子就深深自责。2015年初,艳明曾出现嗜睡、打不起精神等症状她是有所察觉的,但她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,并没有引起重视,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。

8.jpg

小王(化名)是艳明在读卫校的时候交的男朋友,在得知艳明被确诊为尿毒症后,小王在医院尽心尽力地照顾她。但这份感情在2016年10月份走向终点,艳明说:“我也不愿意拖累他。”

9.jpg

“这孩子心好,他能做到这一步我们已经很感激了,帮着我们照顾艳明不说,还借了一笔钱给我们”,艳明的父亲赵光显谈到小王时充满感激。“这条路真正能陪她的还是只有我和她妈。”姐姐丽敏比艳明大八岁,早已嫁人,儿子今年7岁。艳明被确诊尿毒症后,每个月丽敏都会抽几天时间,从老家赶来恩施照顾妹妹。

10.jpg

2017年8月,赵光显抽空回了一趟老家看望老人,顺便帮丽敏收苞谷。在苞谷地里,丽敏再一次向父亲提出了想给妹妹换肾的想法。“你别想了,你已经嫁出去了,你7岁多的儿子需要你照顾,你往后的路还长,你要是换肾后身体也垮了,你儿子怎么办?到时候我们这个大家庭就真的完了。”赵光显和覃发银也曾向医生表示愿意拿自己的肾给艳明,但医生考虑到他们的身体状况和年龄等因素,并不建议如此。

11.jpg

“父亲曾和我说过姐姐想要捐一个肾给我,但我绝对不同意,我懂她是为我好,作为亲妹妹我这样做(换姐姐的肾)就真的太自私了”艳明很感激姐姐愿意为她所做的牺牲,但是不能因为自己的病情而拖垮姐姐的小家庭。 

12.jpg

2018年2月16日农历大年初一,赵光显和丽敏回老家东流河村陪老人过年,而此时艳明在恩施做透析,母亲留在医院陪伴艳明,一家人未能团聚。

13.jpg

“自从她得了尿毒症后,我们真的很少在过年的时候聚齐过”,尿毒症的阴影笼罩在这个农村家庭之上,破碎成了这个家的常态。

14.jpg

2018年5月19日,赵光显和亲人们跪在父亲的灵位前。“我不孝啊,我知道他为什么要走,因为没人照顾他,我们都没在他身边”赵光显心中十分自责,“算是艳明拖垮了整个家”。

15.jpg

艳明和姐姐丽敏在爷爷的灵堂前陪跪。由于要透析,艳明没能第一时间赶回来。

16.jpg

5月20日清晨,赵光显的父亲赵大魋出殡。“我是真的没办法照顾老人。”对于父亲来说,他想做一个孝子;而对于女儿而言,他也想做一个称职的父亲,但这两者没有办法兼顾。

17.jpg

“这都是命!”赵光显感叹道。这几年的家庭遭受的变故让他慢慢明白,“命这个东西,不需要任何原因和理由”。

18.jpg

连续熬了三个通宵的赵光显,身体明显扛不住了。当天下午,艳明赶回恩施准备第二天做透析,赵光显夫妇和丽敏留在老家,料理完后事后,晚几天再返回城里。

19.jpg

“在她换肾之前,我不能死在她前面,不然她的下半生该怎么办?”赵光显购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,他决定白天打工,晚上出来跑摩托载客。“如果我和她妈在城里打工到65岁,还是能为她存下一笔钱的,但到时候我们磨不动了,是死是活就只能看她自己了,我们的确尽力了,真的尽力了”。

20.jpg

2018年6月24日,艳明因颅内出血,抢救无效,离开了人世。23日早上,艳明打电话向父亲求救,赵光显放下手里的活就往家里赶,将艳明送到了医院,经过抢救,艳明暂时脱离了危险。一家人还在商量年底前往武汉医院进行肾移植配型手术,但造化弄人,艳明突发脑溢血走了,“医院打了强心针,我们包了个车往老家赶,但在路上她就不行了,舌头打绞说不出话,只能一直握着我和她妈的手”赵光显回忆道。24日凌晨,前男友小王得知艳明去世的消息后,给她发了一段话,“对不起,我能力不够,没能给你一份安定,你会永远在我心里、心底。”

21.jpg

7月28日,是艳明满“五七”的日子,按照习俗,艳明会在这一天回家,最后看看家人,然后去投胎。“她生来喜欢热闹,你们去给她再买点东西”赵光显坐在艳明生前的房间内,告诉丽敏和女婿。“她的身份证、照片、衣服,我都舍不得烧,都用纸包起来”,艳明离世后,赵光显小心保存着她的遗物。

22.jpg

晚上七点,家人们朝艳明的坟前走去,艳明的母亲覃发银抱着一束花,“这是艳明生前养的,她喜欢这花,给她送过去陪着她”。

23.jpg

艳明的坟墓位于村头一段公路下面,要穿过大片树林,赵光显拿着镰刀走在前面,将道路边的树枝和杂草砍拾一侧。最开始的墓地选址由于主人家觉得坟墓太靠近庭院,有些不乐意。“艳明生前就懂事,她也肯定不愿意引起争端,我们最终将坟址选在这里”赵光显砍了许久的树枝和杂草,才回到墓边祭奠。

24.jpg

“你怎么那么命苦啊,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们就走哇!”秦发银在女儿的墓边泣不成声。正值花季的艳明饱受病魔的摧残,她不愿相信女儿已经离世,但却又不得不信女儿已经死去的事实。

25.jpg

艳明的母亲情绪失控,被两个亲戚架着,扶了出去,嘴里依旧念着女儿的名字。

26.jpg

“一家人辛辛苦苦忙了三年,四处奔波,想尽办法找钱,但依旧没有逃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结局”。作为一个父亲,他对女儿充满了悔恨,没能实现他对女儿得诺言,“穷才是这个家庭最大的病症所在”,他心想,如果早早给艳明换了肾,结局一定不是这样。

27.jpg

一个小时后,坟前冥纸快要烧尽,赵光显、大女儿丽敏、女婿大海在坟前驻足,算是做最后的告别。“其实她不想走,她也是体谅我和她妈,体谅我们这个家庭,才最终做出的这个选择”赵光显自我安慰道。

28.jpg

傍晚,赵光显家的房子被黑云笼罩。三年来,这个家庭一直生活在尿毒阴影之下,从艳明被确诊为尿毒症,一家人前往城里打工,四处奔波,再到年迈的父亲以极端方式自杀,经过三年的打拼,一家人似乎看到希望之时,艳明却颅内出血突然离世。这出家庭悲剧以艳明的死,画上了一个“句号”。

编者注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文字和图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,请速联系小编,立即删除。
305
0
全部评论 (0)
展开快速发表评论

关注我们

二维码 | E网天下

娱乐


生活


财经


教育


科技


体育


政治


军事